诸天最强大佬|大明卷 第二百零三章 风流才子唐伯虎【求月票】

推荐阅读:重生妈咪不一样叶辰萧初然万古神帝亘古大帝
  楚毅看了杨慎一眼,冲着曹少钦道:“准备酒菜,本督要同杨兄弟畅饮一番!”



  很快桌椅摆好,盏茶功夫,几样丰富的小菜再加上美酒便被准备好,楚毅冲着杨慎道:“杨兄,请!”



  杨慎哈哈大笑,毫不介意自己乃是阶下囚的身份,就那么坐在楚毅的对面,首先将面前一杯水酒一饮而尽,然后痛快无比的道:“好酒!”



  楚毅看着杨慎,从杨慎的神色之间能够看出,杨慎心中真的没有对未来的恐惧,其实以杨慎的聪慧,他应该很清楚,自一家上下被拿下的那一刻起,可以说他们杨家便已经彻底没救了。



  在消息传来的时候,杨家的人便试图离开京师,那个时候杨慎就知道,他们根本走不脱,果不其然,还没有等到他们出了府门,所有人便被东厂番子给堵在了府中,随之才是天子下旨派来的锦衣卫迟迟赶来。



  如果说没有东厂番子突然出现拦下他们的话,说不定他们还真的有可能先天子圣旨一步离开了京师呢。



  结果这一切却是被东厂番子给破坏了。



  按照惯例,大将出征在外,家眷都会留在京中隐隐做为人质,如此也可使得君臣相安。



  杨廷和身为首辅,其身份之重未必就比领兵在外的将帅差,加之东厂一直盯着杨府,所以在杨家出现异动的时候,东厂的人果断无比的拦下了杨家众人。



  从这点来看的话,其实杨慎还有一众杨家的人应该要痛恨楚毅才是。



  但是从杨慎的身上,楚毅丝毫没有感受到杨慎对他有什么恨意,反倒是像在是同一位好友对饮一般。



  杨慎抓过一旁的酒壶将水酒满上,同时也给楚毅满上,抬起头来,将凌乱的头发捋开,以免遮挡了视线,露出那一张略显消瘦的面孔,然而一双眸子却是囧囧有神的看着楚毅道:“杨某就知道督主会来见我的!”



  楚毅轻笑道:“哦?杨兄何以猜测杨某会来见你呢?”



  杨慎笑道:“因为杨某是督主为数不多的朋友啊!”



  楚毅先是一愣,接着哈哈大笑道:“说的好,为了朋友,共饮一杯!”



  二人畅饮一杯。



  几杯下肚,杨慎苍白的脸上泛起几分晕色,这会儿楚毅看着杨慎道:“杨兄就不问问令尊的下落吗?”



  杨慎握着酒杯的手明显微微一顿,轻叹一声,看着楚毅道:“想来家父应该没有被天子捉到吧,不是杨某自夸,家父宦海沉浮一生,论及算计之道,还真的没有几个人能够比得过他,不过他唯一算差的却是督主!”



  楚毅点了点头,正所谓父子相知,又有几个人能像杨慎一样了解杨廷和呢。



  洒脱一笑,杨慎一边吃菜一边看着楚毅道:“家父做事一向是走一步算三步,哪怕是失败也会给自己留有后路,他此番小觑了督主,吃了大亏,督主却是要小心了啊!”



  楚毅不禁好笑的看着杨慎,哪里有这样的儿子,竟然提醒自己父亲的对头小心其父亲。



  不过这也符合杨慎的性情,杨慎同杨廷和的确父子感情不浅,但是谁也不是小孩子,就算是杨慎不提醒,楚毅一样会小心杨廷和的算计。



  举起手中酒杯,二人共饮一杯。



  杨慎似乎知道今日之后,再想与楚毅相见,只怕是不大可能了,所以此刻显得话语就多了一些道:“先前我便劝说过家父,让他不要同督主作对,只可惜人微言轻,父亲大人根本就不听,自那个时候起,我便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么一日。”



  楚毅讶异道:“杨兄就这么不看好令尊吗?要知道令尊可是当朝首辅,朝中文武百官皆以其为首,可谓是一呼百应,哪怕是天子都无力压制!”



  淡淡的看了楚毅一眼,杨慎不过二十许,却像是看透了人生世事一般道:“是啊,如果说这世上没有督主你出现的话,或许家父可成为一代贤臣,辅助天子,只可惜督主的出现使得天子有了对抗百官的力量与帮手,双方注定要分出一个胜负来,显然皇家威严尚未丧尽,又兼之督主杀伐果断,家父焉有不败之理!”



  不得不说,杨慎真的是一个人才,虽然说有事后总结的嫌疑,但是能够看出这些问题,那也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



  只可惜杨廷和所犯下的罪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楚毅想要保下杨慎都不好开口,天子那里或许可能会答应,但是百官那里可未必会答应。



  还有一点就是,或许眼下两人可以在这里对饮,但是杨氏一族几乎是因他一人而破灭,当真将杨慎保下,杨慎也绝对不会为其所用,甚至还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对手。



  纵然爱才,但是楚毅还不至于因为爱才而什么都不顾。



  二人谈了很多,抛开二人的身份,楚毅一身学识自不必说,而杨慎那就更不要说了,自小便受到极好的教育,若是没有这一遭的话,可以说今年的秋闱之试,杨慎绝对有把握高中状元,同样是博闻好学。



  言语之间,自然而然的便提及了两人都颇为熟悉的王阳明来。



  对于王阳明,楚毅自然没有忘记这位不世出的绝代大贤,不过哪怕是楚毅如今可以说已经是掌握了京中大权,可是楚毅也没有下令将王阳明自贵州龙场调回京师。



  贵州龙场的两年时光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一种折磨,但是对于王阳明而言却是其人生的升华、蜕变的重要时间段,也只有经过贵州龙场的沉淀,王阳明才能够总结出光耀后世的阳明心学,开辟心学一脉。



  当初楚毅甚至考虑着引荐杨慎使其拜在王阳明门下,不过两人似乎没有看对眼,自然也就没有成功,不过对于王阳明的才学,杨慎还是相当之推崇的。



  看了楚毅一眼,杨慎道:“督主如今权倾天下,何不将王阳明自贵州贬谪之地调回京师,以王阳明之一身才学,可谓是文武双全,绝对是督主的好帮手。”



  楚毅笑了笑道:“却是不着急,待到时机到了,自有其大展拳脚的机会。”



  足足几个时辰,两人几乎是忘记了时间,至于说酒菜早已经凉了,却是没有妨碍二人的谈兴。



  及至最后,杨慎看着楚毅,一声长叹,向着楚毅道:“此一别,怕是再无相见之日,今日能够与督主一番畅谈,杨某却是心中无憾矣!”



  楚毅看着杨慎,直言道:“若是有可能的,真想与杨兄再如这般畅所欲言。”



  杨慎哈哈大笑,将最后的一点水酒倒出,然后冲着楚毅举起酒杯道:“楚兄,保重!”



  楚毅出了秘狱,长出一口气,将心中的郁闷之气一扫而空,时间已然是傍晚时分,可见他在秘狱当中呆了有多久。



  披着大氅,楚毅出了东厂,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之上,就那么背着双手,除了几名番子远远的缀在远处身后,楚毅就如同普通人一般。



  不过楚毅一身穿着打扮,那一身迥然不俗的气质,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不少人偷偷打量楚毅,别看楚毅如今凶名遍天下,可是真正认识楚毅的却是寥寥无几。



  行走在人流不息的街道之上,竟然没有人能够认出楚毅来,否则的话,只需要高呼一声,绝对会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正行走之间,忽然身旁两名士子经过,其中一人凑到另外一名士子耳边低声道:“杜兄快走,去的晚了的话,只怕那人的书画就被人抢光了!”



  “快走,快走,其他也就罢了,若是连那春宫画都被人抢光了,那岂不是痛失一宝啊!”



  楚毅虽然说没有凝神去听,但是两人声音虽然低,却也瞒不过楚毅的耳目聪明,看了那两名读书人一眼,楚毅不禁轻笑一声。



  不知不觉之间,楚毅行至长街一角,忽然一声呼喝声传来:“本公子愿意出银子,你却告诉本公子画册已经卖光了,本公子预定还不行吗?三天时间太久了,给你一天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一定要见到画册,否则你就别想在这京城呆下去了!”



  楚毅循声望去,就见两道略显熟悉的身影,正站在一个画摊之前,其中一名读书人一脸的不屑,正颇为嚣张的冲着那名画师叫嚣。



  画师鬓角略显斑白,稳稳的坐在那里,一身半旧的青衫穿在身上,却也别有几分迥异的气质。



  就见那画师抬头看了两名读书人一眼,不卑不亢的道:“两位,唐某已经说过,今日唐某已经收摊,若是两位果真想要照顾唐某生意的话,还请三天后请早前来。”



  先前那名书生不禁指着画师道:“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冥顽不灵呢,老子有的是钱,你立刻给我开画不行吗?”



  画师摇了摇头。



  另外一名书生拉着同伴道:“罢了,杜兄,这人软硬不吃,咱们根本就没有必要同他一般见识,大不了咱们加价从其他人手中购买不就是了。”



  那名叫嚣的书生这才稍稍出了一口气,就算是如此,仍然瞪了画师一眼道:“别让本公子再见到你,不然要你好看!”



  楚毅缓步行至那画摊之前,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正在缓缓收摊的画师不禁道:“这位先生,不知可否帮楚某画一副画呢?”



  画师抬头看了楚毅一眼不由的眼睛一缩,深吸一口气缓缓摇头道:“这位贵人,唐某已经收摊了……”



  楚毅轻笑,自腰间取下一枚玉佩递给画师道:“这块美玉价值千金,做为润笔之资如何?”



  “咕噜!”



  画师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楚毅,反应过来苦笑道:“这位贵人莫要同唐某开玩笑了,这玉佩太过珍贵了,唐某却是受之有愧!”



  楚毅淡淡道:“楚某认为你之才华足以配得上这一块美玉!”



  莫名的眼睛一酸,画师冲着楚毅一礼道:“苏州吴县唐寅拜见贵人,不知贵人如何称呼!”



  楚毅闻得对方之性命,心中暗道自己还真的没有猜错,对方果然是那位赫赫有名的江南才子唐伯虎。



  后世之人很多只是知晓唐伯虎乃是风流才子,似乎一生美女如云,一帆风顺,然则事实却非是如此。



  唐寅字伯虎,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其祖乃是唐代莒(ju)国公唐俭,及至大明,其祖唐泰为兵部车驾主事,死于土木堡之役,自此之后,唐家没落,待到唐寅之父时,唐家靠着唐父经营一间酒馆为生。



  不过就算如此,好歹也算得上是温饱无忧,甚至唐父还一力供应其读书识文,唐寅也不负其父所望,十六岁便高中苏州府府试第一,然则命运多舛,就在其二十四岁这一年,唐伯虎之父去世,随后一两年之间,母亲、妻子、儿子,妹妹尽皆离世,却是令唐伯虎遭受极大的打击。后来更是受官场科考案牵连下狱,后被贬为小吏,虽有才华,却自此一生落魄,浪荡江南各地,靠卖画为生。



  本来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唐伯虎几年之后就会被宁王给强请入宁王府,试图让唐伯虎为其所用,唐伯虎窥破宁王之野心,不得不装疯卖傻方才逃过一劫,果不其然,没有多久,宁王造反,为王阳明轻松扑灭。



  却是不曾想一生几乎没有踏足北地的唐伯虎竟然会出现在京城之中,不过楚毅倒也没有多想,不说这一方世界并非是完全的历史世界,加上又有他扇动翅膀,出现一些变化倒也不奇怪。



  打量着唐伯虎,楚毅缓缓道:“本督楚毅!”



  唐伯虎微微一愣,口中呢喃:“楚毅,楚毅……”



  猛然之间,唐伯虎张大了嘴巴,震惊无比的看着楚毅,颤声道:“司礼监总管,御马监总管,提督东厂,楚毅楚总管?”



  楚毅颔首道:“正是楚某!”



  身子微微一晃,楚毅之大名,唐伯虎辗转江南各地,又如何不清楚,那简直就是如雷贯耳,也正是因为楚毅在江南大杀特杀一场,唐伯虎方才生出前往京师而来的念头来。



  【奶一本书,《怒刷存在感》,老作者新作,还不错哦!】



  那个啥,月票记得砸下啊!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


诸天最强大佬最新章节http://www.sanguba.com/zhutianzuiqiangdalao/,欢迎收藏
手机看诸天最强大佬http://m.sanguba.com/zhutianzuiqiangdalao/诸天最强大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诸天最强大佬》版权归原作者七只跳蚤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末世神魔录从姑获鸟开始从红月开始网游之全民领主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无双庶子稳住别浪天降巨富噬天独步九天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三顾吧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