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婚:错嫁神秘老公|分手

推荐阅读:黎明之剑大周仙吏霸婿崛起(林知命姚静)三国之巅峰召唤亘古大帝叶辰萧初然明天子女神的超级赘婿最强狂兵豪婿
  “那不错,凌霄这回是第三。http://”正说着也往里一看,凌霄脸上的温度已经褪下,见她望过来也微微一笑,听他们的说话,这人应该便是自己的老师了。“诶?凌霄怎么把头发给剪了?不过也好,这样更漂亮……”

  “老班好……”坐在窗口的几个也忙点头打招呼。

  “好,都快上课了还围这儿,赶紧都给我看书去,一会儿摸底成绩出来可别再上办公室给我哭去!”这个班的老班显然和学生的关系极好,听她这话有人吐吐舌头,显然是不怎么放在心上,有人甚至嚷嚷起来,“老班,凌霄这不也没开始看书吗?”

  “等你进了年级前一百再跟我提条件。”里面又是一阵大笑。

  凌霄站起来,也把头伸出窗户,这样的气氛下,语气自然而然也跟着放松下来,“那个,老师我跟您商量点事儿行吗?”

  “怎么了?说吧。”班主任的视线很快便转移回来,凌霄总觉得那笑容里比对着别人时更亲切一些。

  “我想在家复习一个月,快中考了,而且我们也没有新的知识要学了,所以我……”凌霄尽量压低声音,中考这个词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陌生,时隔七年,初中的知识也快忘得差不多了,凌霄需要一点时间自己来慢慢捋顺,那个凌霄做得很好,自己便更不能输了她去。

  “行,一会儿我跟祥哥说一声去,要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就行,易川呢,也告假了?”整整一个月的假期,想都没想就给了,凌霄从没见过这样的老师,她初中是在7中,高中更是以严格文明的市一中,请假哪怕超过三天都是要送到年级组长那儿去批复,这下凌霄准备的一大堆理由都用不上了,随后听见后面那句,又有些尴尬起来。

  也许未来会有个人站在彼岸等着自己,但那个人,却不会是易川。

  他和她的缘分,两天前就尽了。

  “哪儿能啊,我就算也在家耗着还是见不着她,您都不知道她爸爸有多凶……”易川这话说得略带了些调侃的意味,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刘老师直接被逗乐了,一巴掌拍到他肩上,“你把人这么优秀个闺女都拐来了还指望人爸爸能给你什么好脸色?”

  “也是,女婿和老丈人本来就是情敌。”易川这话说得毫不脸红,甚至带了几分洋洋得意,凌霄带着笑意扭过头去,心底的感觉十分奇怪。

  铃声很快便响了起来,易川这才有些不舍的回到自己班,半路又回过头看了一眼,见她也在看自己,裂嘴笑笑,露出一口白牙。现在的易川和高中时总归是有些不一样了,凌霄想起他们说过的他那段过去,一边斟酌着怎样才能不再次伤了他。

  初恋的终结总是带着遗憾的,可凌霄有自己的骄傲,感觉走了便是走了,他本就不是她的良人,又何必自欺欺人的占着。

  “哎,老班还是偏心啊偏心~~~~”凌霄刚坐下,便见前面的小个子女生扭过头来,脸上戚戚然,不时还抽抽鼻子,语气里不自觉也就带上了股酸水。“要是我和我男朋友也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战校规,估计早就被开除了……”

  “得了,甭抱怨了,要你们俩都能进年级前十你看学校还管不管你。”李小涵显然是看不惯她,一句话噎过去,平平整整的却让人一下子就觉出了里面的刺,那女生咬着下唇瞪了她一眼,反唇相讥,“别以为都不知道你那点儿小心思,整天跟个什么似的也不嫌自个儿碍眼的慌!”

  这话显然戳到了李小涵的痛处,却见她啪的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李小涵,干什么呢!”这一句嚷的不是时候,教室里虽不是很静,但这分贝还是显得突兀了些。李小涵刚站起来就被个要进教室的中年男子抓个正着,这人眼睛一瞪,嗓门颇大,看起来也是个火爆脾气,“快点儿看看书,化学这回又不及格,整天跟凌霄呆一块怎么就不知道要跟着学学?”

  教室里五六十口子人上百道视线一下子就集中过来,李小涵站在那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大眼睛死命睁着,隐隐有了泪痕。凌霄看不过去,站起来把她摁回座位,什么都没说。

  她的立场,这个时侯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会显得矫情。

  快放学的时候,凌霄把她桌上的书一点点儿收拾好,打算全部带回家去。几十斤的书,加起来比凌空都重,这是个极认真的女孩儿,书页上每一个字都写的细致而端正,清清秀秀,就像凌霄印象中的一样。

  凌霄这两天以来一直都认为自己的新生是理所当然的,一个人离开,另一个替她活了下来。然而今天见到易川,那些记忆陈铺开来,她才惊觉自己其实是个入侵者。这种认知让她有些不知所措,那些陌生的人陌生的事,凌霄只得左手紧紧握住自己的右手,悄悄暗示,命中注定这个词总是有些任性,它的选择,她们无法抗拒。

  易川铃声一响便第一个冲出教室,她收拾东西,他就站在窗外等着,一边跟着瞎指挥,旁边三三两两路过的学生停下打个招呼,时不时调侃几句。易川和凌霄这一对是学校有名的情侣,初二下半学期公然挑战校规,成绩在那儿摆着,就连平时一向乖乖女的凌霄也毅然用休学来表达自己的决心,家长请了,教育也做了,学校拗不过他们,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外面的太阳有点儿大,透过玻璃,那阳光一寸一寸砸在人的脊梁上。声音,阳光,时光,这些都是有重量的,不容抗拒的,让人无力反驳。凌霄直起身,看着易川的眼神愈发复杂起来。

  无论她再怎么不愿意,有些事,容不得她逃避半分。

  书很重,整整占了两大袋,见她出来,易川立马接过去,大大咧咧笑着,一副新好男人的架势,凌霄争不过他,只得随他去了。一路上,易川的车子左右始终和她没超过二十公分,那两袋子书就挂在他车把上,腿蹬一圈袋子就被打一下,车把摇摇晃晃,看得凌霄心有余悸。

  “还是放我筐子里吧。”

  “没事,我又不是拿不了。”易川放慢车速等她,语气里带了一两分试探,“我说老婆啊,你今儿怎么了,看着跟有心事似的?”

  “我能怎么,倒是你,一直离我这么近做什么?也不怕撞车。”

  “我这不怕见不着你了么?一个月啊!”易川脸上的表情有些夸张,像被谁虐了似的痛心疾首,“是不是又是咱爸出的主意?”

  凌霄白了他一眼,自动忽视这种问题,这两个字在她心里来来回回晃了几十遍,纵使一向果决的性子此时也不禁犯了难。没有了男女之间的感情,她依旧不愿看到他难过。“易川,我在你印象里是个什么样的人?”

  “什么样的?”易川被她的表情逗乐了,“我老婆呗,我老婆是天下最漂亮最聪明的人!”这话回答得太快,像说了多少遍,不带一点儿重量,这就是他的性子,有时比谁都细心,有时却会忽略掉最基本的东西。

  “那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那个人,易川,我说的是你心里的那个人,”凌霄停下车子,很认真的看着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蹦跶出来,“记得,还有更好的等着你……”

  那一世易川再交女朋友已是二大的事,她在校内上见过她的照片,那女孩儿高高瘦瘦很是文静,一头长发披散在肩头,是一种近乎古典的雅致。两个人很配。

  中午嘈杂的马路上传来一阵刺耳的刹车,那辆山地被他摩擦出一片尘埃。“煊煊你脑子被门挤了是不是?还是你爸爸又说什么了?”易川扔下车子,三两步向她走来,脸上是出离的愤怒,“你,你知道刚才自己说的是什么?”

  放学路上全是学生,有他们学校的,也有别的学校的,两人被夹在车流之中,有人停下来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易川一瞪,又吓得缩了回去。

  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凌霄很怀疑,若是现在说出这两个字,他会不会直接掐死自己。

  “……我……”

  “你跟我解释清楚,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凌霄却说不下去了。易川的眼睛一直很亮,像是夜间璀璨的星子,总透着一股子年轻与朝气,而现在那上面蒙了层雾,带着一点儿迷惘,只一下子便让凌霄想起他们曾说过的那些话。

  他因为自己女朋友出事受得打击太大,消沉了很久,就连中考的时候都是半截被人抬出的考场。

  他用整整了四个月的时间才调整过来,然后像忘了一切,又拼命把落下的补了回来。

  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说起那个名字。

  命运轮转,她和凌霄的命格被改,可是别人的呢?若是她今天说出那两个字,会不会,他再次重复上一世的路?一直以来,他在她心中都是健康而阳光的存在,她感觉不出他心里的疤痕。而现在,她终于直面起那种疼痛,在中考之前,她是否该把自己的意愿再次强加到他身上?

  凌霄很迷茫,这里没有人能告诉她该怎么做。

  “说话啊?”易川手微微顿了下,抓住她的肩膀,“到底怎么回事?”

  像是过了很久,周围看着的人越来越多,凌霄终于抬起头来,忽然眨眨眼,冲他吐了吐舌头,语气里带着一点儿笑意,像是自言自语,“原来是这个反应啊……”

  “什,么?”

  “逗你玩啦,昨天看到的一篇心理测试,我问问你喽~”

  “你!吓死我了……”易川松了口气,指尖迅速点上她的额头,声音稍稍带了点儿严厉,“以后别再看这种乱七八糟的书了,听见了没?”

  凌霄忙极狗腿的点头。

  ……还是忍不下心来。

  “易川,你要考上一中,一定要考上……要不我不会饶了你。”凌霄更不会。

  她第一次敢在阳光下大大方方的正视他的眼睛,这一个月,只这一个月,让她把凌霄上辈子欠他的都还了吧。到那时候再说,她就真的谁都不欠了。

  “傻瓜,当时不是说好一起考上的么,要是我考不上,怎么可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在那儿?”他说这话的时候是极笃定的,带了一股子傲气,阳光洒在他的眼睛里,凌霄扭过头,不再去想那些有的没得,这是她的选择,没有后悔的必要。

  她毕竟不能害他,哪怕有一点儿可能。

  两人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避免再谈及这个话题,凌霄在他的注视下上楼,又等他离开后这才跑到五单元,敲响了四楼的房门。只敲了一下那门便打开了,里面露出养父拉得老长的脸,屋里是小孩儿的干嚎和她养母不断哄孩子的声音。

  “回来了。”

  凌霄点点头,甚至来不及寒暄,便三两步跨进去,屋里一片狼藉,小家伙被康月巧半抱着,不断在她怀里扑腾,嗓子哑的甚至连声音都快发不出了,康月巧脸上脖子上被抓出了几道血痕,一侧的头发乱糟糟的,看起来狼狈极了。

  凌霄简直不敢相信这些都是凌空干的。

  “彬彬!”

  孩子听见声音一下子就停止了哭闹,扭头便看到了她,一使劲儿便从康月巧怀里挣脱出来,踉踉跄跄的跑过来就抱住了她的腿,哭的甚至比刚才更卖力,“姐,姐姐,姐姐……”像是受了多大的虐待,看着比谁都委屈。

  “别哭别哭,我这不回来了……”凌霄蹲下,替他把脸上剩着的两滴泪擦干。

  “姐……姐不要,不要彬彬了……”

  “姐,嗝,姐,他打……我……”凌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整个上午的委屈全部发泄出来,一边蹭进她怀里,还不忘告状。

  “凌霄,这……”凌空这话一说完,苏家夫妇脸上皆是一片尴尬,康月巧怕她生气,忙开口解释,只是一张嘴,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

  本书来自http:////.html
步步惊婚:错嫁神秘老公最新章节http://www.sanguba.com/bubujinghun_cuojiashenmilaogong/,欢迎收藏
手机看步步惊婚:错嫁神秘老公http://m.sanguba.com/bubujinghun_cuojiashenmilaogong/步步惊婚:错嫁神秘老公手机版!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步步惊婚:错嫁神秘老公》版权归原作者独孤先生所有,本书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学作品思想观点,仅供娱乐请莫当真。
新书推荐:灵缘界修罗丹神垂钓之神末世神魔录从姑获鸟开始从红月开始诸天最强大佬网游之全民领主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无双庶子

如果蜗牛有爱情 | 大主宰 | 逆鳞 | 雪鹰领主 | 斗战狂潮 | 元气少年 | 汉江南岸 | 网站地图

三顾吧小说网 | 只分享好看的小说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